高阳台

1楼 2016-07-02 21:42 回复 查看 (800) 回复 (7) 1楼

马秀兰 马秀兰 马秀兰

积分44841 等级12 香主


垂柳拖烟,斜风雨线,落红堆砌悲哀。春去春归,远山近水悠哉。

黄昏立尽浮云散,空余思,多少情怀。念芳尘,阆苑亭台,陌上花开。

流年似箭光阴短,叹炎凉世态,诡秘难猜。暑往寒来,低吟浅唱诗裁。

三千白发青丝染,镜中颜,两鬓霜埋。病魔缠,痛咽黄莲,泪湿香腮

回复 | 推荐给朋友 | 转贴  举报


2楼 2016-07-13 09:56 回复 2楼

马姐未置图啊,也是,这“落红堆砌悲哀”,恐怕其情其景何能解哉?思旧面今,殊困独忍,又怎么不让人如“痛咽黄连”?无复它照,更怎伸慰。大作引老弟有思,借而下和之,亦表感同之意:-------
浅透金辉,逍遥闷夏,弄断束束根根。化露潮凉,俄而竹椅挨身。空调不给穿堂力,漫有风、又怎怡人。度昏宵、要抚心情,都趁清晨。
无眠昨夜空销梦,况和衣欲起,伏案难陈。转换之间,晚灯残对天新。人多不是通幽处,却奈何、脚下殷勤。念曾经、一对鸳鸯,戏水无痕。

回复

3楼 2016-07-13 12:24 回复 3楼

马秀兰 马秀兰 马秀兰

re:2楼

呵呵 天热不想久坐电脑前搜图。近来右腿丹毒,红肿发烫,所以必须平躺抬高腿,一连吊了两星期的盐水有所好转,但还未好透。医生叮嘱不能中途断药,要治彻底,断根,否则容易复发。但我家刘不信这“邪”,说没关系的,多吊水把血管弄脆了多用抗生素会失效的。。。晕!不想争,没办法,谁让自己无法独自出门呢?大热天老让他陪着去医院也够辛苦的噢!所以连今天已断药三天了,每到晚上腿还是会肿胀发红的。不过这两天他确也有事,好无奈,好。。。。。

回复

4楼 2016-07-13 12:25 回复 4楼

马秀兰 马秀兰 马秀兰

re:2楼

谢谢老弟鼎力相和,好喜欢这句【念曾经、一对鸳鸯,戏水无痕。】

回复

5楼 2016-10-18 17:02 回复 5楼

re:3楼

高阳台六首   杂咏以和马姐

知马姐体弱,常受病扰,又多赋其诗,老弟虽自觉身体尚好,却渐渐日感心恙,无可名状,不可不谓病友,然坚信,人有所患方有对健康的向往,于是赋此。

久病磨人,长医费治,况乎老正前来。唯以平心,抚存体弱年衰。个中多少悲欢结,愿系于、词骨诗怀。道阴晴、不与苍天,只与花开。

同君唱和人生事,对红霞共挽,无意言哀。我望西边,嘲它百万台阶。且吟白日依山尽,上层楼、一览无该。笑浮流、枉占强身,乱化支差。

君病于身,吾忧在国,一双患者相怜。凡痛牵心,忍唯深处如煎。江山是我今生系,岂任由、鸡犬胡欢。立潮头、义愤填膺,独举皮鞭。

多年洒汗如抛雨,看泱泱所辖,事业荣繁。上下和融,群官知耻明廉。而今漫有人依旧,却不消、让与垂涎。况从来、不仅旁闻,也见周边。

世态炎凉,悲欢自识,无非泣泣歌歌。路是人行,见谁甘愿蹉跎。兴衰注有天敲定,喜与悲、看怎婆娑。但些知、不外番番、浅迹深窝。

人生岂是平铺路,尽崎岖坎坷,岔道繁多。算透机关,又能几变妖魔。恢恢天网疏中细,更别提、罪满筐箩。莫如凭、君子良风,拿我如何。

我病于心,悠悠自对,不甘问药求医。淡饭粗茶,足能养寿充饥。神仙似我应如是,管何方、鬼魅来催。任沧桑、写满额头,宁喜无悲。

哀欢各有阴晴处,看谁人哭泣,谁正眉飞。好事多磨,愁来也费徘徊。人间有苦言难尽,吃不消、欺自人欺。倒无妨、一释心河,入海方归。

病体能医,心愁不治,怨侣又总相挨。去去留留,消消长长难排。身骄漫有躯肢好,却奈何、中满伤怀。羡僵尸、只占人形,不识其哀。

衣冠戴兽如今盛,过僵尸甚也,到处成灾。狗换包装,一朝化是人才。登堂入室葱充象,恐不知、暗效狼豺。待何时,风洗听闻,除尽强霾。

是病殃身,焉能半治,莫招短痛长医。久恙如魔,岂能听任张威。身伤必有心伤处,要谨防、忍健心摧。况吾皆、向老中人、体力难为。

秋风此刻吹寒舍,正梧桐落叶,无计堪施。断续飘零,化成细雨黄泥。隔窗望也空愁楚,恨不能、留住葳蕤。这番情、骤感孤寒,直欲加衣。

注:马姐留言,今见之虽迟些,却引老弟油然生感,但一时不知以何为题,只好以杂咏道来,想到哪写到哪了,不觉到了六,就算对马姐诗的一种唱和之趣吧。

回复

7楼 2016-10-20 17:36 回复 7楼

马秀兰 马秀兰 马秀兰

好感动哦!谢谢老弟:也凑一首

无愧苍天,无欺日月,何来雪雨风霜?多景楼前,暮山落叶飘黄。

身心坠入冰封壑,有谁怜,冷落潇湘。病魔缠,几度疯狂,几度心伤。

攸关生死阴曹府,但听亲人唤,方得安祥。梦里情怀,伴君何苦迷茫。

此生但愿相携老,任光阴,书写沧浪。莫彷徨,执子情牵,安度余光。

回复

8楼 2016-10-20 23:14 回复 8楼

re:7楼

马姐这首引老弟感伤,喜欢首韵劈空,但以下收窄,又觉气闷,忍不得,抒不得,颇不适,老弟想改一下:

胸有苍天,心如日月,任凭雪雨风霜。我自明明,管何落叶飘黄。纵遭坠壑冰封苦,要谁怜、冷落凄怆。病魔缠、敢试疯狂,敢吐心伤。

阴曹地府邀人死,奈亲人不准,鬼魅刀慌。梦里情怀,伴君漫有迷茫。此生只愿相携老,任光阴,书写沧浪。莫彷徨,执子情牵,安度余光。

以下又和一首,即感:

渐老人儿,吾堪尔汝,遥遥北国南方。恰这秋情,红肥绿瘦交相。此时沪上应还暖,正秋高、况且濒洋。想和风、弄影明珠,旖旎东江。

京畿已见梧枝落,总连阴间雨,骤有风狂。说话之间,一番阵雨才刚。萧萧瑟瑟窗前树,一声声、敲打心房。叫人知、哀暮生愁,只会凄怆。

回复

9楼 2016-10-20 23:51 回复 9楼

马秀兰 马秀兰 马秀兰

re:8楼

谢谢老弟指正赐教!

好久不坐电脑前了:因寻麻症反复复发,一上电脑就发得更历害!今在电脑前几小时,立竿见影身上全是风症块,摸着都觉可怕!这是血液里的病,很难治疗:要查此病的根源:非常麻烦,所以很难治愈!

回复

回复话题

登录后才能回复话题。

还没有帐号?请点这里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