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砖记(二)砖头是怎样烧成的

1楼 2011-04-20 06:58 回复 查看 (800) 回复 (13) 1楼

hth_66 hth_66 王大

积分2180 等级6 入室弟子

 

首先制砖的材料---土,要与众不同,不能随随便便找个地方挖点土就脱坯烧砖。 烧砖的土不能太粘,要有一定的沙粒在里面。 富裕那个地方的土就具备这个条件,因此砖厂也就建在了哪里。

 

农村里烧砖就是挖土和泥,把泥扣在砖坯模子里,拿开模子,晒干了砖坯,然后送到砖窑里去烧。那是农民小生产,垒个猪圈盖个仓库差不多了。这富裕砖厂还真是半机械化的大规模生产。一台卷扬机把几辆连在一起的翻斗车沿着轨道放送到远处的一个低洼地里,在远处的低洼地里有几个人在那里等着,车一滑到合适的地方,手里拿着个小红旗一举,上面就踩闸停车,那几个人赶紧七手八脚把土装到那几辆翻斗车上,卷扬机再把翻斗车拉上来,上面有人把翻斗车里的土倒进轨道旁边的一个大槽里面,大槽下面就是一个巨大的搅拌机,把泥土搅拌均匀,土太干了就加点水,太粘了就加点沙子或者煤渣。搅拌均匀了就顺着一个出口用滚筒把泥挤出去,这挤出去的泥条像一条巨大的巧克力躺在传送带上向前移动,它的宽和高就是一块砖的宽和高,再由几把大钢丝刀按着砖的厚度把这大巧克力条一块一块切开,就是成型的砖坯。站在传送带旁边的就是那些如花似玉的女生们,美人胳膊上带个套袖,手里拿着一个插砖坯专用的二齿叉子,照着砖坯一插,将砖坯从传送带上拿下,旁边早有一个推排子车的俊男或者也可叫帅哥的在那里恭候。可惜码放到车上的不是美女而是一块块流着泥汤湿漉漉的砖坯。 待砖坯码满了这辆排子车,那小伙子就要拉着车子飞一样的顺着下坡奔到远处的砖坯阴干棚里,那边棚里又有一些美女,把砖坯从车上卸下来,按一定之规码成一垛一垛的,砖坯和砖坯之间留有一定的空隙,为的是能够通风阴干。不知您以前留心过没有,以前的红砖上面都有两个眼,这下您大概知道这两个眼是怎么来的了。把砖坯卸下后,俊男帅哥们又得把车再拉回传送带旁,这回是空车,就要走上坡了,下一个周期又如此开始了。看着这些满身泥点的俊男美女,可真让人想到红楼梦里那句话,金闺华柳质,终陷淖泥中。您要是还缺乏想象力,就照着卓别林的电影去捉摸就行了,人在传送带旁就好比是机器的一部分。想不当一颗革命的螺丝钉呢都不行,拧在那里,你就别动弹了。听着简单,您知道有多累多枯燥吗。说骆驼祥子拉车辛苦,那才哪儿到哪儿啊。就这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几个简单的机械动作,要是放在今天,谁会舍得把自己不到十七八岁的孩子送去干这个活。

砖坯晾干了以后,再拉到砖窑,在砖窑里面按一定的要求码好,把窑门口用砖和泥封起来,然后在砖窑四周的火口点火烧起来。 砖窑设计的能把高温抽进砖窑,经过那些砖坯将其加热,再从窑顶的烟囱冒出来(窑顶上的高温经常诱惑一些人到附近的农田里去盗些土豆地瓜之类得到窑顶上烤)。这样经过几天, 砖就烧成了。最苦的活是出窑。为了节省时间加快进度,常常是砖窑的温度还没降下来,就让我们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进去出窑。把一块块烫手的砖从窑里搬出来,发的手套根本隔不住烫手的高温,一副手套不到半天就破了,常常是双手十指都被磨破了皮露出嫩肉。最要命的还不是这个,而是那呛人的砖头粉尘,砖窑里尘土飞扬,进去不到十分钟,出来就是个“红人”,满身砖头粉末,吐口痰擤个鼻涕,都是红的,谁知道那时候有多少砖头面儿留在肺里了。总之是富裕砖厂的工人负责管理机器和其他技术活,我们兵团战士就去充当壮劳力,搁着今天就是一帮子农民工。所以今天每当看见农民工兄弟,就会不由得想起当年的情景。

不过尽管劳动非常艰苦,哥儿几个还是觉得比在农业连队的兄弟姐妹们要福气多了。第一好歹再累时间上有个盼头,当时是两班倒,每班八小时。到了点儿就下班,不像农业连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进出宿舍时两头不见太阳。第二是砖厂有个浴室,下班后可以洗个澡。那时这可是个天大的享受。洗完澡,换上身干净衣服,登上一双白边懒汉鞋,简直就是飘飘欲仙自我感觉就别提多好了,估计抽了大烟鸦片后的感觉也不过如此。这时候你还有将近小半天的时间可以自己打发,洗衣服,看书,打乒乓球,躺在床上侃大山,别提多滋润了。第三是食堂的饭菜比在连里强多了,在连里食堂买饭,把饭盆朝窗户里一伸,连话都不用说,最多说个二两还是四两而菜就不用挑了,反正就那一个菜,爱吃不吃,估计炊事员做饭时的感觉就和糊那个什么食的感觉所差无几。这砖厂每顿起码有三四个菜,可以挑了可以选了,还可以动脑子想想了,真有一份当家作主的感觉。你说那时的咱们是多么容易满足,这么一点进步就给咱们美的屁颠颠的了。所以有时我看着富士康一跳二条十几跳,说句心里话,他们不比我们当年强多了?要跳我们当年早就跳了哪还轮得到他们。这到底是怎么搞的,或许我们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人家有人家的苦衷,但说什么也别想不开跳楼啊。打那以后就觉得工人阶级真了不起,以后说什么也得当个工人,有这么多好处还能领导一切。

回复 | 推荐给朋友 | 转贴  举报


2楼 2011-04-20 08:29 回复 2楼

大奔69 大奔69 孔建国

我们当年的劳动状况比现在的农民工可要差多了,完全是一批童工,还是廉价的。不过你们还能体会到当“老大哥”的感觉,相当不错啦!我们农业连也没有这个体会,都有点羡慕你们啦!

回复

3楼 2011-04-20 09:14 回复 3楼

红河村 红河村 洪航天

向老大哥学了一手,明白了砖头上俩眼的来历。

你们俊男靓女在一起搭配,干劲十足,且干活不累呀!

     

回复

4楼 2011-04-20 09:35 回复 4楼

“看着这些满身泥点的俊男美女,可真让人想到红楼梦里那句话,金闺华柳质,终陷淖泥中”。好形象的比喻!在这里人变成了机器,烧砖的活真不是好干的,尤其是女同胞每天那个脏就够受的啦!尽管劳动非常艰苦,也仗着年龄小,比起农业连苦中也有乐,听尔新说,在那里经常居然还能吃到红烧肉!

回复

5楼 2011-04-20 10:11 回复 5楼

边疆散人 边疆散人 边疆散人

还行还行,有美女,吃的凑合,居然还能洗澡,比想象中强多了。
至于说吃灰尘,干农工干机务也一样不少吃,咱们没得矽肺已经算是老天开眼了。
王大兄最后的结论,也是散人所想,估计也是多数当年的老知青所想......

回复

6楼 2011-04-20 12:20 回复 6楼

gaoerxin gaoerxin 高尔新

六团砖瓦厂现在还是如当年富裕烧砖时的工作方式!

回复

8楼 2011-04-20 12:22 回复 8楼

gaoerxin gaoerxin 高尔新

六团砖瓦厂现在还是如当年富裕烧砖时的工作方式!

回复

9楼 2011-04-20 14:01 回复 9楼

农工排 农工排 农工排

当年砖好像不到一分钱一块?

回复

10楼 2011-04-20 15:28 回复 10楼

印象里为连里盖房子,我们当装卸工到团部拉过砖,不知是不是你们烧的。呵呵。

回复

11楼 2011-04-20 16:34 回复 11楼

gaoerxin gaoerxin 高尔新

re:10楼

哈哈!就是我们烧的,当年我们的战斗口号是:“出大力,流大汗,誓夺红砖八百万!”。目的是为了扎根边疆用的!结果扎根边疆的人都跑了.............

回复

12楼 2011-04-20 17:35 回复 12楼

嗯,有苦有甜,那还行,那时的人多容易知足啊,现在可不行了,时代不同了!

回复

14楼 2011-04-21 17:13 回复 14楼

远山53 远山53 山那边

有了烧砖、搬砖的功底,在计算机上搞科研,再累也是天堂了。

回复

15楼 2011-04-21 22:11 回复 15楼

lupeng_527 lupeng_527 卢钩子

當年我們在獨立二營(一Q九)也燒磚那個土制做法!如你第一種做法所講很苦'很苦、無法講出、就有一種讓我天想的美事!可以在托好磚批子上寫字如i紅磚大學!紅旗排;戰友及名字等等!我想多少年后這寫了字的磚還能在世上0
73年調到六團我聽說這有磚場?我去一看當時的心情,,,真現伐化0
我們都老了,回想過去,和在那里生活的人們、我們是幸福的如同在天堂一祥!活好每一天‧度過這美好幸福時光0

回复

16楼 2011-04-22 10:31 回复 16楼

张诗卉 张诗卉 张绵绵

我们这批人由于有了那时的底子,后来遇到的一切都是小菜。

回复

回复话题

登录后才能回复话题。

还没有帐号?请点这里注册。